本報特約評論員王雲帆
  他們之所以“盲”,固然有他們自身的原因。但另一方面,是不是也正說明計生部門的服務工作還沒有做到位?是否存在重“罰款”而輕“服務”的思想?
  一個小孩的溺亡,曝光了一個“十娃之家”。邳州人劉向明夫婦,在18年的漂泊生涯里,“造”了10個娃。在輿論的倒逼下,蘇州和邳州兩地計生部門迅速行動起來。一面是派人派車“勸返”劉向明一家,一面是政府人員登門造冊,積極商議辦戶口、辦低保等。對於超生罰款,劉向明老家分管計生工作的副鎮長表示會“依法依規”辦理,“該罰的肯定要罰,但你罰多少,他都交不起這個錢。我們要做的,就是幫助他們過得越來越好”。
  一次偶然的曝光,讓漂泊的劉向明一家回到了“回不去的故鄉”,還附帶“解決”了全家的低保,孩子們的戶口及適齡孩子義務教育階段的上學問題。這種由不幸向“幸運”的轉化,頗具戲劇性,卻照例遭到了部分網友的吐槽。不少人表示,這樣的場景實在無法與日常所見的計生新聞關聯起來。
  計生部門也別委屈。在媒體的聚光燈下所展現的人文與溫情,本應是執法的常態。如果每起個案都能做到這樣,相信網民的習慣性質疑也會變成習慣性認同。且不去討論計生政策是否應該調整,僅在現行法層面,制度強調的也是服務先於管治,自願先於強制。
  據報道,劉向明夫婦並不想生10個娃,“如此罕見地超生,純粹因為完全不懂如何避孕”。不要一味去指責劉氏夫婦“文盲加法盲”。他們之所以“盲”,固然有他們自身的原因。但另一方面,是不是也正說明計生部門的服務工作還沒有做到位?是否存在重“罰款”而輕“服務”的思想?“人戶分離”是現實,但也不是計生部門可以推脫責任的萬能藉口。“十娃之家”曝光之後,兩地相關部門的行動不就“及時”起來了嗎!
  當然,在公共服務提供機制上,法律往往是對比較穩定的社會關係和社會利益的確認和保障。而像“十娃之家”這樣的弱勢群體中出現的權利保障問題,有不少是源於社會轉型、體制轉軌以及利益多元化所帶來的新情況、新問題和新關係。顯然,法律和政策對這些問題的解決總是相對滯後。這就要求基層政權和職能部門能夠根據本地的具體情況,根據服務對象的具體利益訴求,在法治的底線之上大膽創新,積極實踐。能夠避免矛盾擴大化的,一定要將預防性服務舉措做在前面。
  就如計生工作,避孕知識普及多一分,後續的矛盾衝突就減一分。當然,無論前期怎麼普及優生優育知識,在部門利益上,可能都不如後期抓幾個“超生戶”施以巨額罰款來得實惠。這就涉及到公權力部門的存在本旨:是為了尊重和保障公民權利而提供公共服務,還是為了爭取和擴大自己的部門利益不惜坐視矛盾惡化。  (原標題:對“十娃之家”別一味指責“文盲”)
創作者介紹

黃宗澤

pv68pviqr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