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鼓樓區一居民家中自來水檢測出含有抗生素。(視頻截圖)
  抗生素,人們再熟悉不過了。有病了,大夫可能就會給您開點抗生素,消消炎。抗生素可以說是百年來最偉大的發現之一,成為人類對抗疾病的利器,但現在,濫用抗生素卻成為了一大世界性難題。最近,科研人員發現,一些江河中居然檢測出了抗生素,而且含量驚人。俗話說,是藥三分毒,如果我們每天喝的水變成了藥,那後果簡直不堪想象。
  今年10月底到11月初,記者和研究人員分赴我國東北、華北和華東等地,在一些飲用水源地、排水明渠、製藥企業、畜禽養殖場等區域周邊採集水樣。通過實驗室檢測,這些水樣中都有抗生素被檢出。其中,在沈陽抗生素廠附近的排水溝,6-氨基青黴烷酸的數值高達178納克每升,氨苄西林和阿莫西林的數值也在100納克每升以上。
  在我國的主要河流——海河、長江入海口、黃埔江、珠江、遼河等河流的部分點位中都檢出了抗生素,其中,珠江廣州段受到抗生素藥物的污染非常嚴重,脫水紅黴素、磺胺嘧啶、磺胺二甲基嘧啶等典型抗生素的含量分別為460、209和184納克每升,遠遠高出了歐美髮達國家河流中100納克每升以下的含量。
  由於很多江河是城市的飲用水源地,居民家中的飲用水裡也有抗生素被檢出。在南京市鼓樓區,研究人員對居民家的自來水進行取樣分析,結果發現,阿莫西林含量為8納克每升,6-氨基青黴烷酸為19納克每升。
  自來水中檢測出抗生素並非首次。此前,安徽農業大學的研究人員,曾在居民飲用的自來水中檢出了四環素、土霉素、金黴素等6種抗生素,含量高的達到了10.82納克每升,低的也有3.86納克每升。大量抗生素進入水體,甚至是自來水中,嚴重威脅著人們的身體健康。
  世界衛生組織今年最新發佈的《抗菌素耐藥:全球監測報告》,列舉了人類對7種不同抗菌素耐藥性的事實,而與之相關的7種細菌則是導致幾種常見嚴重疾病的原因,例如血液感染(敗血症)、腹瀉、肺炎、尿路感染及淋病。報告指出,抗生素耐藥性已成全球危機,而抗生素危機將比上世紀80年代的艾滋病疫情更加嚴重。
  目前科學已經證明,畜牧業、水產養殖業、人類自身中大量使用抗生素,微生物環境也會對抗生素產生抗性。
  企業違法排污,檢測數據造假,部門監管不力
  央視暗訪曝光:魯抗醫葯偷排抗生素污水
  研究人員在對全國幾大抗生素基地的生產污水以及周邊水域的水樣分析後發現,抗生素含量驚人。根據山東濟寧市當地居民的舉報,稱在老運河附近總是有濃重的藥味,懷疑有附近的企業偷排或超標排放有毒廢水。
  居民反映的線索直接指向了老運河附近的山東魯抗醫葯股份公司,它是全國四大抗生素廠之一。
  魯抗違法轉運抗生素廢水
  居民稱魯抗涉嫌用大罐車違法轉運高濃度的抗生素廢水,同時還向記者提供了運輸污水的罐車車號:魯R·K621。記者在濟寧市一直蹲守,第8天夜裡,被舉報的那輛罐車終於出現了。在記者再三追問之下,企業環保人員終於承認這是運污水的。
  在企業的電腦記錄中,記者發現,有多家化工廠以及魯抗的分公司向魯抗污水處理中心運輸高濃度污水,在一份台賬中每天都記錄有外來污水的企業名稱、結算價格和距離。
  按照我國環保法規的要求,企業污水不得外運,必須就地處理。很明顯,魯抗接收外來企業污水的行為已經涉嫌違法。
  山東魯抗醫葯股份公司環保站負責人陶小紅說基本上沒有抗生素殘留,真是這樣嗎?在魯抗污水處理中心,記者對企業處理後的外排污水進行了取樣分析。經檢測,四環素類抗生素的濃度為53.688微克每升,是上述檢測自然水體中抗生素濃度的上萬倍。
  第三方運營公司數據造假
  如此高濃度的抗生素廢水源源不斷地排入外環境中,這樣大肆的違法行為難道就沒有監管嗎?
  由於魯抗是國家重點監控企業,所有排放的數據都會實時傳送到濟寧市環保局,然而當記者打開濟寧市環保局的環境監測數據平臺,卻發現這些數據無一例外地僅顯示100多毫克每升,這是怎麼回事呢?
  同樣在這本工作筆記中,記者發現了其中的玄機:“運營公司把上限給封死了”。
  原來,是負責向環保部門傳送數據的第三方運營公司替污水處理中心修改了數據的上限。無論魯抗實際處理數值是多少,傳給環保部門的數據都不會超標。這些違法行為不怕當地環保部門看出來嗎?知情人表示:“一般環保局上那兒一去,停停以後,環保局一走這邊就開了。實際就是做做樣子。”
  最新動態/
  南京水務集團回應“自來水檢測達標”
  專家解釋:國家標準中無抗生素檢測
  據央視昨日報道,南京鼓樓區一居民家中的自來水檢出了兩種抗生素的消息,立刻引起網友的關註和擔憂。
  昨天下午,南京市城建集團緊急回應此事,稱:根據權威部門監測,南京水務集團供水水質完全達到國家生活飲用水水質標準的106項指標(106項指標中不包括對抗生素的監測指標)。南京水務集團將立即安排委托專業權威機構,在全市供水區域,尤其是在這一供水區域內選擇若干點進行抽樣,進行抗生素專項檢測,檢測結果出來即對外公佈。
  據不願透露姓名的專家向記者解釋,目前,國家對自來水內的抗生素含量並無專業手段進行檢測,對於水體抗生素含量也沒有具體標準,該項指標的檢測較為困難。
  編後/
  製藥企業違法排污,監測公司數據造假,環保部門監管走過場,最終讓抗生素流進江河。
  目前,環境保護部和山東省環保廳已派出督查組前往山東濟寧展開調查。
  抗生素的污染和濫用,是關係每個人健康的大問題。但專家表示,我國目前對含有抗生素的廢水排放和養殖戶抗生素的使用,標準還不全面。所以,健全標準,完善監管,才能讓抗生素不再亂流,讓我們的水更清。
  本組稿件綜合央視、新華網、宗欣等  (原標題:抗生素何以成為污染物?)
創作者介紹

黃宗澤

pv68pviqr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